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全球首个国家数字货币正式发售 更多央行数字货币已在路上?

2018-11-03
来源:腾讯网    2018-11-03

本周一,委内瑞拉经济部在推特上宣布“石油币”开放购买并公示了官方购买途径,接受人民币、美元等法定货币和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付款。

石油币是委内瑞拉政府发行的全球首个具有国家信用背书的数字加密货币,币值始终与石油挂钩,1石油币=1桶石油。石油币白皮书表明,石油币币值由国家资源支撑,石油支持50%,黄金支持20%,铁支持20%,钻石资产支持10%。委内瑞拉总统表示,推出该货币是为了吸引外国投资者,避免美国和欧盟制裁,并克服委内瑞拉法币强势玻利瓦尔的灾难性通货膨胀。

石油币也因此被视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先驱。根据9月21日IBM区块链开发中心与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联合发布的《央行数字货币的调查报告》(下称《报告》),21个国家央行中,有38%正在积极研究和试验央行数字货币,以缓释风险和流动性压力。

虽然同属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但央行数字货币与目前市场上已有的加密货币性质有别:

其一在于币值稳定。不同于加密货币的投机属性,央行数字货币被定义为数字化的法币,以本位币的新形态出现,币值必须稳定可靠。对比2017年各类资产日收益率波动幅度(年化),比特币、以太币波动幅度分别高达97.18%、136.68%,远远高于标普500指数、黄金、石油的6.66%、10.19%、23.85%,很难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其二在于中心化程度。加密货币依靠去中心化的共识机制解决了信用问题,而央行数字货币本身有国家主权做信用背书,理论上不存在信用风险,主要诉求是解决效率问题。

图片来源:《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

“很多国家的央行已经处于本轮技术周期的尾部了,他们的数据库和语言已经过时,继续维护将花费更多成本”,国际清算银行指出。由于服务的对象不同,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对效率的需求存在差异。《报告》将银行的货币结算区分为“批发”和“零售”两种。商业银行主要是面向境内个人和企业客户的资金存取,是小额且高频的“零售”生意。而中央银行除了代理国库、吸收存款准备金、再贴现、外汇储备等资产类和负债类业务以外,还要负责票据交换、跨境资金转移、金融衍生品交割等清算业务,是大额的 “批发”生意。

由于交易量大,面对全球市场的不确定因素多,央行发生系统风险的可能性更高,处理效率也相应受限。2016年2月,黑客利用全球结算之间的时间差编造虚假信息,使孟加拉国央行损失1亿美元。根据《报告》,在跨境汇兑业务中,虽然需求信息能够做到全球实施送达,但交易完成的时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银行间的结算效率。目前,自付款指示发出至接收银行获得结算余额的延迟通常是2天,接收银行必须等收到净结算金额后才能将资金贷给客户。在此期间,银行只能自主承担支付失败的风险(Herstat风险),因此中央银行特别关注效率的提升和系统的稳定性。

中国央行早已布局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就成立了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以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5年,央行又开始对数字货币领域的一些重点问题开展调研并形成了一系列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招聘启事中明确表示,新岗位需要跟踪研究数字货币与金融科技创新进展,开展法定数字货币相关的研发工作。

境外的央行数字货币研究也在进行之中:瑞典央行目前正在考虑推出名为电子克朗(e-Krona)的央行数字货币;新加坡金管局主导的UBIN项目计划在第三阶段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美国正在考虑发行FedCoin(联邦币);今年9月15日,泰国中央银行(BOT)也对外宣布了名为CTH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

但大力研发并不代表投入使用。2016年12月,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联手发起了代号为行星的项目,专攻金融市场中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基础设施建设。然而2017年10月,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在发表演讲时指出,现阶段日本央行没有引入央行数字货币的计划,也不可能将其加入现有系统。其他国家央行对法定数字货币的应用亦顾虑重重。

第一点顾虑是技术。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认为,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仍处于技术研发过程中,面临诸多考验。芬兰央行同样表示,央行数字货币隐藏着很多无法预计的问题。在《报告》中,61%的央行在开展“批发性”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试验后表示,目前区块链技术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尚未成熟,对结算效率提升的作用微乎其微。同时,76%的央行称,无法确定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能够达到他们的预期。“虽然维护现有系统花费巨大,但建立新的共识机制成本也很高,相比之下没有并没有竞争力”,德意志联邦银行指出。

第二点顾虑是管理意见分歧。《报告》的发布者,IBM区块链研究中心的副总裁Jesse Lund坚定的认为,央行在货币政策管理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应该被分布式账本替代。根据统计,尽管多家央行声称技术问题可以随着研究力度的加大成功解决,也同意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但在存储问题上意见分歧较大。50%的央行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应该至少部分存储在用户服务器上,与区块链的核心思维去中心化保持统一;但另一些央行坚持法币只能由央行进行管理和储存。

国内著名货币经济学家和货币思想史专家盛松成认为,数字货币的技术创新无法取代央行货币发行和货币政策,但能助力于提升中央银行对货币发行和流通的控制力,有利于货币政策的有效运作和传导。对待数字加密货币这一全新物种,各国央行普遍认可其在改善交易效率和系统弹性上所具有的潜力。上述《报告》则建议各国央行在涉及实际应用时考虑货币政策、监管政策、金融行业及对社会影响,在可控的情境下先做试点,再从长计议。